立即打开

致敬!杭州民警王益民被追授二级英模称号

杭+新闻 2020-03-24 09:38:00 5093阅

记者 李维和

近日,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赵克志签署命令,追授4名牺牲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一线的公安民警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称号。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区分局法制大队副大队长王益民名列其中。
王益民2002年参加公安工作,在派出所工作的13年间,先后侦破各类案件500余起、调解矛盾纠纷200余起,2019年担任法制大队副大队长后,积极推动执法规范化建设。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他主动作为、连续奋战,牵头制定了一系列疫情防控操作性规范,并深入一线开展隔离点执勤、涉疫案件办理、突发事件处置等工作,因劳累过度,不幸于3月9日晚突发脑溢血,经医院全力抢救无效于3月10日牺牲,年仅38岁。

每天最后一个下班的他,却成了第一个离开的人 

杭州38岁民警不幸殉职,倒在了抗疫一线

3月10号的凌晨,38岁的王益民走了。
他生前担任杭州市上城公安分局法制大队的副大队长。从警18年,他做过派出所民警,干过反恐工作,直到去年年底来到法制大队的新岗位上。

他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一位妻子的丈夫,一家四口的顶梁柱。

他也和你我一样,是生活在这座城市的普通人。高兴时爱哼两曲,干活时不苟言笑,每天来回于单位和家庭的两点一线......
但一切都在3月9号的下午戛然而止。那个下午,王益民突发身体不适送医救治,经全力抢救无效,于3月10日凌晨殉职,永远离开了他热爱的工作岗位和家人。

调到新岗位三个月,他总是单位里最拼的人

民警韦性军还记得9号傍晚下班前,还跟王益民打了个招呼。
老王坐在座位上,电脑开着,低头看着桌上的笔记本和书。他抬头看了眼韦性军,笑着挥挥手,继续埋头工作。下楼的时候韦性军突然想起来,老王今天其实一直在忙,中午随意吃了个早上剩下的饼,整个下午也一直在忙。
大家早已习惯了老王的工作风格。他的办公桌整理比任何人都整洁,总让几位小年轻感到惭愧;到了中午和下班点,一些同事会玩玩手机聊聊天,他却习惯在位置上继续工作。同事回忆说,王益民调来法制大队三个月,正点和大家一起吃午饭都不超过5次。
那王益民都在做什么?有时候,他会抓紧把手头工作完成掉,更多的时候,他翻开法律书本,让自己多补充点业务知识。这个习惯从他来法制大队的第一天起就有了。到了当天晚上11点多,韦性军突然接到领导电话:“王大出事了。心脏不好,送去了市三医院。”
但有时命运真的太过吝啬。凌晨,坏消息再次传来。王益民走了。
很多老同事现在都无法接受王益民离开的事实。他们总觉得王益民还会跟往常一样,笑眯眯走进办公室,丢出一根烟,大家一起努力把工作完成。
如果当时凶他,老王是不是就回家休息了...
许多人现在才意识到,其实从过年那会王益民就没休息过了。
去年大年二十九,王益民突然联系了不少分局民警,说现在疫情爆发,之后一段时间涉及疫情的违法犯罪都收集梳理下,这样能方便及时跟进指导。
有民警还觉得奇怪,这事确实要做,但是不是太早了点?
疫情最严重的那几天,王益民更是顶在了一线。上午先在单位工作到傍晚,又紧接着去涉疫人员集中隔离点执行防控任务。等两头轮轴转完,往往已经是凌晨,但第二天早到单位的人却还是他。前不久上城发生一个额温枪诈骗案,一位市民花了三千多买额温枪,但转完账就被拉黑。案子后来交到了王益民手上,他只花了6天就把全案办结,让嫌疑人退赃退赔的同时,还创造了上城分局刑事案件办理的最快速度。
大家恍然大悟,王大年前要提前梳理案件,原来在这里起到大用处!
2月29号,好不容易没什么工作,总算轮到王益民休息。谁知到了中午,湖滨派出所突然有一起涉及涉众型案件的人员聚集警情,王益民一听,急急忙忙又从家里奔去派出所,直到警情最后妥善处理完毕才回家。
说起王益民,他的老同学,也是如今同事孔冬宁真是又气又悔。“我跟他说了多少次,赶紧回去休息,我自己都觉得烦了,他就是不听。但如果我们当时强硬一点,凶他一下,老王是不是就会回家了......”

爱跟同事吃片儿川的老王,再也回不来了

王益民从来不是单位里最活跃的那个人。恰恰相反,他工作时很严肃,尤其是干活时话很少,全靠一股认真钻研的劲道赢得别人的认可。

王烨是王益民在清波派出所时就带的徒弟。这位看起来不好接近的“老王”,上来就给“小王”上了一课:有一回办个案子,王益民啥都没说,交出了三百页笔录,事无巨细,逻辑清楚。王烨几度哽咽,说自己当时就暗暗认定,这个师傅跟定了。
从派出所民警到反恐大队副大队长,他从零开始,打造出河坊反恐怖“四联三防”的建设。来到法制大队,王益民又开始接手从未接触过的行政复议诉讼工作。“他说自己在法制这块还是新人,所以要多看看书,多学习,多跟大家探讨业务。后来我们才知道,他的沉默,其实都是在努力工作和学习。”
但“老王”又有他可爱的一面。案子办的漂亮,他总跟同事走去不远的慧娟面馆吃碗加料的片儿川,小小庆祝一下;他喜欢拿自己骑电动车上班的梗跟同事开玩笑,“你真幸福啊,我只能继续骑电瓶车。”甚至高兴的时候,王益民还会来上一曲,“老王唱歌好”的说法因此不胫而走......
如今,大家最担心的还是王益民身后的父母、妻子和两个孩子。“一个孩子8岁,一个四岁,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他总是办公室最后离开的那个人,怎么现在却成了最早离开我们的人?话说到此,许多人都哽咽到红了眼。


编辑 李俪

评论
我要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