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城·杭州志】从警五年没办过大案子,杭州这对夫妻警察却很自豪

杭+新闻 2021-02-19 14:44:00 1.5w阅

在淳安界首乡,胡春荣和严玉红可谓家喻户晓。

7年来,胡春荣和严玉红,这对来自淳安界首警务站的辅警夫妻,每年春节,都要驻守在乡村警务站。

村里外出务工年轻人较多,留守的都是老人和孩子,警情不大,但繁杂琐碎。

猪拱了自己家的地,老人脚崴了没办法下山,老人报警说自己身份证找不到了……

每次接到报警,胡春荣就要骑着电瓶车去处置,乡下村庄散而偏,有的还在半山腰,这些年,胡春荣光电瓶车就换过三辆。

靠着多年热情和耐心,夫妻俩一个负责外勤出警,一个负责内勤处置,他们工作的警务站,又被大家亲切地称为“夫妻警务站”。

 出警、办身份证……

春节比平时更忙碌

胡春荣今年49岁,严玉红比他小5岁,两人都来自淳安姜家派出所,下设4个乡镇,其中胡春荣和严玉红在界首乡警务站。

每年春节,严玉红比平时更为忙碌,其中最主要的工作,就是要给小孩子上户口。严玉红说,很多年轻人平时不回家的,刚好趁着春节回到老家,给孩子上户口。

去年腊月廿九,一个上午就有16个人来办理小孩子身份证事项。“春节期间,最多的一天有50多个人来给孩子办身份证。”

另外,还有老人来换领身份证。老人年纪大,平时很少出门,都是趁着年轻人回家后,让年轻人来办理换证。

年前两天,胡春荣共出警7次,全都是经济纠纷。“快过年了嘛,都是要账的,一句话不舒服,双方都争起来了,有的还打架。”

年三十也是经济纠纷的接警,中午之后才稍微轻松些,“我们留守在派出所里值班的同事们,每个人准备两个菜一起过节。” 胡春荣说,自己带着种的蔬菜,青菜、萝卜、大蒜,然后买了猪肉、鱼等,和老婆搭配一起做了土鸡煲,红烧鳜鱼。

留守老人多、农村警情更复杂

从事辅警工作之前,两个人都在杭州工作十多年。

胡春荣在一家建设公司做预算,而严玉红在外企工作,和很多在外工作的人一样,随着父母年纪大了,胡春荣和严玉红考虑,找个机会回到老家工作。

2015年,胡春荣应聘上了淳安县公安局姜家派出所辅警工作,半年之后,严玉红也回到老家,和胡春荣一起在派出所下设的界首警务站工作。严玉红开车去到邵奶奶家,采集身份信息办理证件

“刚开始真不太习惯,因为这边留守的老年人多,除了讲道理,有时候工作还要更加耐心。”

所以刚参加工作时,胡春荣格外小心。例如老人因为一两句话不对付就相互打起来、家里农田的田埂被别人挖了个口子,谁做错了就找谁负责。

“农村人做事讲究情面,打个比方,处理警情时,要是别人给你递上一支烟,当事另外一方就会觉得你们关系好。”胡春荣说。

“跟老人讲道理也要技巧的,不能硬来,软磨硬泡往往能起到很好效果。”时间久了,胡春荣和老人们也熟悉起来。

“农村的警情不大,大部分都是为了争一口气,相互之间都拉不下面子。现在大家都认识了,每次出警处置的结果,双方都觉得公正处理,事情就好办多了。”

农村里留守老人很多,而且很多自然村在山上,遇到突发事,他们想到的首先就是打110找警察。

去年7月份,淳安施家坪村有个老人晕倒了。

“报警的是一个小伙子,他路过看到的,我们电话没断,当时天气很热,我们就让他尽量把老人扶到阴凉的地方,同时我们赶紧联系村里的医生过去帮忙。”胡春荣说。

施家坪村距离警务站开车有半个小时,因为村里很多人家在山上,没办法开车,从山脚走上去也要20多分钟。

到了现场之后,老人意识很模糊,老人喝了两瓶藿香正气水后,慢慢才缓过劲。

“原来老人是打算下山配药的,半路中暑了,就倒在村头,我们后来联系村干部,带老人去了医院。”胡春荣说。

还有一位70多岁大伯,子女都在县城,老伴帮子女带孩子,自己一个人住在淳安田龚里自然村,结果家里跑进来一条五步蛇。

这条蛇一米多长,5斤重,自己跑到了大伯的床上,胡春荣赶过去后,大伯吓得躲在屋里角落旁。

“我也怕蛇,当时去的时候,心里也犯嘀咕,自己肯定不敢轻易抓的,后来好不容易联系上一个抓蛇的。”胡春荣说。

这么多年下来,胡春荣觉得,民警基层工作虽然辛苦,但能通过自己努力,换得别人对自己认可,比什么都值。

 有爷爷因为孤独想找人聊天直接“报警”

 有人为了感谢送来自己的水果和蔬菜

这两年,胡春荣经常会接到村民唐爷爷打来的电话。

唐爷爷80多岁,住在界首乡鳌山村,他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已经搬到县城去了,这两年,老伴走后,唐爷爷独自居住。

2017年,因涉及土地征用,乡镇工作人员和邻居几次和唐爷爷沟通,但因为他年纪大了,具体怎么征用,又该如何补偿,唐爷爷不太明白。

唐爷爷索性报了警。当时,胡春荣和同事一起出警,这也是他第一次跟唐爷爷打交道。

“他一辈子都在村里,土地就是他的‘命根子’。”

胡春荣说,刚开始,唐爷爷怎么也听不进去,场面很尴尬,之后两天,胡春荣不断跟他沟通。“讲大道理是不行的,我跟他子女一起做他的工作,后来跟他说,土地是向他‘借’的,由乡镇统一管理,能创造更大的价值,回报社会。”

胡春荣给唐爷爷举例说,以前一亩地的庄稼收入很少,现在你们年纪大,土地征用就相当于是国家来给你们种地。

最后,唐爷爷才同意签字。

也就是从这时开始,唐爷爷每次家里有事,就直接“报警”,给胡春荣手机打电话,我家里“被偷”了,你来一趟。

胡春荣一到,情况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唐爷爷家东西一样没少。原来,唐爷爷子女不在身边了,想找人聊聊天。

胡春荣把情况告诉他的子女,让他们尽量也多回老家陪陪,子女还特意安装了监控。

但唐爷爷还是喜欢找胡春荣。

没过两天,唐爷爷电话又打过来了:别人家的鸡来我家菜地吃菜了,赶紧来……

胡春荣赶过来,唐爷爷绝口不提别人家的鸡啄过他家菜的事,忙着招呼胡春荣喝茶,搬了个小凳子坐在门口,拉着胡春荣聊天。

后来,唐爷爷每个月都要给胡春荣打一两次电话。

胡春荣心里明白,唐爷爷肯定是觉得孤独,“报警”只是想找他聊天。“我就跟他说,每次打电话就不要说报警了,直接说找他回去喝喝茶,聊会天就好。”

当了5年警察,没办过什么大案子,但胡春荣和严玉红却觉得很自豪,因为警务室方圆50公里,留守的1000多位老人,大都认识他们。

如今,一些老人为了感谢胡春荣,有时还会主动找到警务站,给胡春荣送一些自家种的蔬菜、橘子等。“我们不好收老人东西,但老人的情义又不能拒绝,所以我们平时没有警情时,就会跟老婆一起去看望老人,一是和他们聊聊天,另外也把自家的橘子、蔬菜送给他们尝一尝,警民之间的感情就更好了。”

2022年,杭州将要举办亚运会,其中淳安亚运分村项目就在界首乡。去年4月,淳安姜家派出所亚运分村警务室正式成立。

除了平时工作外,胡春荣和严玉红还要经常到警务室执勤,“本来界首警务站只有我们两个,现在我们多了一位民警。”

目前,警务室临时设置在场馆工地项目部。

这个项目部,主要负责承建2022年杭州亚运会淳安赛事场馆建设,前两年,工地共有300多人,今年春节后,场馆建设工人将增加近4000人。

“现在场馆仍在施工中,外来务工人员很多,所以我们工作量也会增加许多,但一想到我们淳安能参与这场重大赛事,就觉得很开心,欢迎大家来淳安看亚运。”


编辑 李俪

来源|都市快报

立即打开
评论
我要参与评论